·中國民主促進會黑龍江省委員會歡迎您的訪問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會史鉤沉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會史鉤沉
車向忱:“東北甘地”當信使
發布人:何騫 發布時間:2014-09-26 瀏覽:3816次

親歷者說:東北甘地當信使

  車向忱,這是一個讓部分當代人感到陌生的名字,但是在戰時,東北軍高層都喜歡稱他為東北甘地

  1932年,車向忱化裝潛回關外,冒死與各路義勇軍將領接觸,傳達張學良命令。在前往黑河的路上,他不幸被土匪洗劫一空,最終只好靠乞討找到了馬占山。馬占山讀過張學良的親筆信后,淚流滿面,堅定了抗戰決心。

  194610月,車向忱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由中央直接掌控的秘密黨員,這個秘密一直到他去世8年后才得以公開。

  “‘西安事變前王以哲(九一八事變前率東北軍第七旅駐北大營)開會的時候,就公開稱我爸爸為東北甘地,其實,他老人家和圣雄甘地在外形上頗有幾分像,而且在教育觀點上也有很多共同之處,所以到后來,連蔣介石嫡系將領都這么叫他了。”630日,沈陽師范大學退休教師車樹實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講述了一個真實的東北甘地

                                               “教民夢斷 入關組織抗戰

  父親的抗戰,從戰爭爆發前很久就以私人身份開始了。車樹實介紹說,1898年,他的父親車向忱生于法庫縣,“1925年,父親從中國大學畢業后,本著救國先要救民,救民先要教民的信念,來到沈陽提倡平民教育。他蹲小店,四處奔走,僅4年間就在沈陽創辦了40多所平民學校,男女學生1550多人。與此同時,他還組建了群眾性的愛國反日團體,公開抵制日貨。

  原中顧委委員、遼寧省政協原主席宋黎在《懷念車向忱老師》一文中這樣寫到:我們經常參加國民常識促進會的各項活動,放寒暑假也不回家。在車老師的帶領下,有時還到北大營駐軍王以哲第七旅宣傳反日;有時他們也主動請我去演講,宣傳反日愛國……”

   隨著日軍頻繁地軍事演習,車向忱為防御東北事變之發生,特別重視對東北駐軍的宣傳工作,就在戰爭爆發前夕,車與老友還前往王以哲處,希望他能牢記守土有責,做好應戰準備。當聽說上面有不抵抗命令時,他勸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并說一旦日軍開了火,你如果敢抵抗,只要堅持三天,我們馬上組織義勇軍來支援你。在群眾方面,發動兩三萬人抗日是不成問題的

  然而戰爭還是爆發了,而且沈陽很快淪陷,父親的教育救國夢想破滅了,他只好走向戰場。車樹實說。919日,戰爭爆發第二天,車向忱撇下了當時已經懷孕4個月的妻子翟重光和3個孩子,聯絡東北大學的張希蕘、苗可秀、張雅軒等40多名學生,奔赴北平。到達那里后,他當即會同東北大學同學百余名,組織東北學生軍。

  與此同時,東北各路義勇軍的籌建工作也已開始,923日,車向忱找到黃宇宙,動員他先回東北,負責慰問、聯絡,并協助組建義勇軍。新婚不久的黃當即表示:國難當頭,義不容辭,我按時出發。車向忱便把張學良親手寫在白綢子上的密信交給他,并派兩個學生協助他出關。

  當時大家對不抵抗態度都非常反感,父親與好友高崇民、閻寶航、盧廣績、陳先舟等共同商議,決定成立一個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以抵抗日人侵略,共謀收復失地,保護主權為宗旨,這個組織成立的那天剛好是戰爭爆發的第10天。車樹實說。

   11月初,車向忱率領7名青年前往南京向蔣介石請愿,提出出兵抵抗日寇侵略、收復東北失地援助東北抗日義勇軍團結愛國力量,一致抗日中蘇復交7項要求。此事以蔣介石的沒有時間答復而毫無結果,大家萌生了自己去干的決心和斗志。

                                                                                  潛回東北 聯絡各路義勇軍
  黃宇宙潛回東北僅僅是一個開始,1932年初,我父親主動提出,要求出關潛入敵后,聯絡與組建東北抗日義勇軍。于是他化名楊秀東,扮作去關外討賬的賣藥先生,和扮作徒弟的東北大學的宋黎、李述全一同出發。車樹實說。

   這是車向忱三次潛回東北中的第一次,當時張學良交給他的密信就藏在他棉襖背部的夾層里。當時,(剛從大連下船)我就被鬼子兵從人群中拉了出來,心想,壞了,落到敵人手里了……”車樹實說,父親曾這樣回憶。

  到大連日本水上警察公署后,不多時,審訊車向忱的鬼子就到場了,先要他把行李打開,他們一看都是藥品、衣物,查不出漏洞,但又不死心,叫車向忱打算盤,試試他是否真是個買賣人,但被他巧妙應付一下,終沒露出什么馬腳。

  此時,鬼子開始搜車向忱的身,領子、袖口……漸漸逼近后背。這時,我呼吸反常,滿身冷汗,好在我抑制了緊張情緒,使自己平靜下來……”車樹實說,父親回憶,經過一番盤問搜查,鬼子沒有發現什么可疑之處,最終只好放行了。

  過了這道鬼門關,車向忱按照計劃經莊河、安東(今丹東)到達鳳凰城,尋見了鄧鐵梅領導的義勇軍,代表救國會表示慰問,對他們取得的勝利表示祝賀。

  也正是在車向忱的介紹下,兩位名震中國的抗日人物終于結識了。車向忱不僅帶來了救國會的委任狀,也帶來了學生苗可秀……

  此后,車向忱又經安東、寬甸、桓仁、輯安(今吉安)、通化一路北上,最終找到正在醞釀起義的唐聚五,車向忱代表救國會表示慰問,并鼓動他參加抗戰。

   當年唐聚五的部下任致遠曾經這樣回憶:在于芷山、廖弼忱先后投敵叛國的當時,唐聚五雖表示同情抗日,但無決心,后經救國會派來的車向忱先生和王育文先生勸說,又經救國會派黃宇宙第三次到桓仁進行策動,并帶去救國會第三軍區委任狀,向其宣揚國內人民擁護抗日的一切情況,唐開始表示愿意起義。

                                                                                繼續北上 行乞尋到馬占山

  說服唐聚五起義后,我父親繼續北上,他的終極目標是找到馬占山。車樹實說。

  到達哈爾濱后,車向忱聽說東北軍重要抵抗力量李杜的部隊在進行了哈爾濱保衛戰后,已退至珠河一帶,他遂去尋找李杜,將張學良的密信帶給他,希望他能堅定信心,再接再厲,抗日到底!

  李杜見信后,備受鼓舞,他在回信中說:兄跋涉萬里,毅力堅卓,具此愛國精神,洵可挽回國運,為軍人者能不慚愧;弟自起義以來,苦戰已屆一年,堅守邊隅,窮困萬分,賴我將士粗知大義,寧愿為國犧牲,決不奴顏屈膝,且四方同志,云涌來歸……尤望救國志士,同為后盾,是三省一線光明,皆有藉于諸君子矣。

  次日,車向忱回到哈爾濱,商定宋黎去齊齊哈爾準備組織義勇軍,自己去滿洲里找義勇軍蘇炳文。而后他又前往北滿聯絡馬占山。

  火車到訥河,車向忱只好步行。當時大興安嶺已經大雪封山,寒氣逼人,行人稀少,道路難尋。車向忱化裝成農民,身穿破棉襖,頭戴舊皮帽,腰纏麻繩,腳蹬兀拉,手持一根大木棒,在大森林中走著。但即便如此,他還是遇見了土匪,車向忱身上的路費被洗劫一空,他只好忍饑熬寒,沿途乞討。

  想起當年討飯的生活,我還記得這樣一回事。我從一家老大娘那里討來的小米飯和咸蔥都帶著冰碴兒,因為饑餓也只好強咽下去。由于吃了這樣的冷飯、冷菜,致使胃部疼起來。當時一無錢,二無醫,又怕暴露自己的身份,無奈何,我只是加快腳步急走十余里路,全身出了些汗,胃暖了,疼止了。若干年后,車向忱這樣回憶道。

  在經過千辛萬苦后,車向忱終于到達黑河,見到了馬占山,并贊揚了他的抗日斗志和江橋抗戰的功績。隨后車向忱從棉襖后背中拆出救國會的委任狀和張學良的親筆信,由于信是秘書打開念的,所以我父親在世時還記得首尾兩句,但就這兩句就足以堅定馬占山的抗戰信心。車樹實說。

  占山兄,你為東北父老抗日有功……希望你打到一兵一卒也要堅持!

  聽到這里,馬占山激動得熱淚縱橫,立即向全國發表通電,揭穿日本侵略東北的陰謀,揭露偽滿洲國是日本一手扶植的傀儡政權。當時,國際聯盟已經來東北調查了,《通電》的發表起了非常好的作用和影響。車樹實向記者轉述著父親生前的回憶。

  后來,馬占山派專人從海上將父親送回關內,而后父親又兩度潛回東北。車樹實說。

  19328月,車向忱再次由北平潛回東北,此行是為了掩護來往的抗日工作者,醫治義勇軍負傷戰士,開展聯絡義勇軍的活動,決定在哈爾濱建立一所醫院。

  車向忱化名楊秀東,親任院長。此后車向忱又往依安聯絡各路義勇軍,鼓勵他們聯合起來,共抗日寇。一直到當年年末,他才返回北平,向救國會匯報工作。

1933年6月,車向忱三度潛回東北,聯絡楊靖宇領導的南滿游擊隊。在桓仁老禿頂子,他見到了楊靖宇部隊的后勤部長,除表示慰問外,還商妥由救國會援助一批槍支、彈藥,由海上運交。

“可是到了1934年初,戰爭形勢突然發生了變化。車樹實回憶說:由于哈爾濱大同療養院和鐵血救國團奉天總部遭到日本憲兵破獲,東北各路義勇軍大部分已相繼潰敗或撤往蘇聯境內,父親最終決定,余部全部撤回北平。

流亡西北 親歷西安事變

  車樹實說,1936年(一說1935年)春,車向忱追隨東北軍轉到西安。他在勸說東北軍將領停止內戰、聯共抗日同時,始終同東北各路義勇軍及抗日聯軍保持著聯系。

  看到西安街頭流浪著成百上千的東北兒童,車向忱就用僅存的兩元錢,試辦競存小學,先后招收東北兒童200余人,在教育中強調打回東北去

  1936129日,西安學生發起紀念一二·運動一周年游行請愿活動,遭到警察開槍鎮壓,兩名競存小學學生負傷,即當時所說的槍傷幼童案。各校師生再也按捺不住滿腔憤怒,要求到臨潼找蔣介石。張學良將軍聽到車向忱的憤怒哭訴后,也流下辛酸的眼淚,立即乘車追趕學生隊伍,并慷慨許下了一禮拜內一定用事實答復你們的諾言。三天后,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爆發了。

  西安事變爆發后,車向忱終于看到了打回老家去的希望,積極參與工作,還將自己多年來總結出來的東北對日作戰經驗整理出來,撰寫成《東北抗日聯軍對日作戰之經驗》,抗聯領導人蘇安在該書序中寫道:我師車先生向忱熱心救亡,席不暇暖,艱苦卓絕的奮斗精神,真是十年如一日!……”

  此時,東北軍高層更喜歡稱車向忱為東北甘地,這個名號最早是西安事變前王以哲在一次會議上公開這么叫出來的,后來張學良也這么叫。

  不幸的是,車向忱后來卻背上了賣國求榮的罪名。張學良被軟禁后,他被以漢奸罪抓起來了。后來,在共產黨參與營救和國民黨一些高級軍官的力保下,東北甘地車向忱最后得以釋放。車樹實回憶說。

   此后,車向忱仍在大后方堅持抗戰,直至勝利。

1946年,車向忱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由中央直接掌控的秘密黨員

解放后,車向忱曾擔任東北人民政府教育部部長、全國政協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遼寧省人民政府副省長、遼寧省政協副主席。1971年,車向忱在盤錦逝世。

  1977年底,中共遼寧省委在沈陽為車向忱舉行了隆重的骨灰安放儀式,而直到此時,靈車上寫的還是車向忱先生

  1979年,車向忱逝世8年后,中共遼寧省委公開了車向忱同志的黨員身份。

摘自《民進網會史鉤沉》

民進市級網站鏈接: 哈爾濱民進 |  齊齊哈爾民進 | 
相關鏈接: 中國民主促進會 |  黑龍江統一戰線 |  中國國民黨黑龍江省委員會 |  中國民主同盟黑龍江省委員會 |  中國民主建國會黑龍江省委員會 |  中國農工黨黑龍江省委員會 |  九三學社黑龍江省委員會 |  黑龍江省工商聯合會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站點地圖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1996 - 2006 www.17bm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黑龍江省委員會
黑ICP備10008501號 技術支持:神州網絡
大发分分彩网站